抖音版破解版黄版

车队离去之后,飞扬的尘土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风吹散。

两位子爵愣愣地看着对方许久,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直到身后的骑士们提醒,他们才发现太阳已经升到了最高点。

“干死这群小偷!”

“把这些牲口宰了!”

两位子爵喊着口号率先冲了上去。

两位子爵捉对厮杀,闪耀着魔法光芒的长剑向着对方砍去。

骑士们也找上了对面的骑士,他们正排成阵势向对方发起了冲锋。

后边的自由民们也有着他们自己的战斗。

一位挥舞着借来的粗糙长剑的中年男人追着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在砍。

“我让你这个兔崽子偷看我女儿洗澡!”

年轻人苦苦地用一块锅盖客串的盾牌抵挡着中年男人的进攻却不敢还手,他同时喊着:“岳父大人!我正准备今年冬天农闲了就去向您提亲啊!”

秋日采果子的姑娘

那位年轻的佣兵放弃了把那个家里养猪的中年人打晕绑走的打算,这时候他过去的话就会被那两人一起群殴了。

另外一边,养鹅的那位和对面村的老王扭打成了一团,佣兵思考着是不是要把养鹅的绑走,这样对面村的老王就给自己一笔钱让自己不要把养鹅的放走。

这时有人拍了拍年轻佣兵的肩膀,吓得他立即摆好架势准备开打,因为拍他肩膀的人是对面的一个上了年纪的佣兵。

“我又不打你,你紧张什么?”老佣兵不屑的说道,“你一看就知道是个没钱的生瓜蛋子。”

“呃……”年轻佣兵无言以对,看来有时候穷也是一种幸运。

老佣兵问他:“你知道你那边有哪个家里富裕的吗?得钱了我分你一点。”

年轻佣兵咧了咧嘴,然后指着一个戴着毡帽的人说道:“听说他家里有羊。”

“谢了。”老佣兵回头一指,“那边那个,看看没,他家里养着鸡。”

老佣兵说完就立即向着家里有羊的人冲了过去,因为他看见他的队友也注意到了那个人。

年轻的佣兵发现那个养鸡的人已经注意到了自己这边,现在正转身向外逃走,于是他提起长剑立即追了过去。

或许是养鸡那人经常有鸡蛋加餐的缘故,他的身体挺好,一时间居然让佣兵追不上他。

两人一逃一追的,很快就来到了这片空地周围的树林边缘,养鸡的人一下子钻进林子里不见了。

年轻的佣兵很沮丧,看来今天得饿肚子了。

大型斗殴现场那边的斗殴还在继续。

因为这场斗殴的起因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事情,除了两位子爵为了争一口气要决一胜负,那些请来壮声势的佣兵要找点钱,以及有的人要趁着这个机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外,大多数人都在这里划着水,同时提防自己被那些佣兵看上。

就连骑士们也把这场“战斗”当成了一次武艺切磋,他们有个输赢就能交差了。

骑士们的战斗结束得很快,只要把找上自己,或者自己找上的骑士打下马就行,然后就等着完事了大家找个时间坐下来谈谈赎金问题。

毕竟大家领主的上面还有个侯爵,谁知道自己的领主什么时候会被侯爵拉出去,到时候大家还要一起并肩作战。

有时候做人留一线,日后说不定就捡条命。

苏益格子爵那边的那位穿着镶嵌着蓝边铠甲的骑士在把两个找上自己的家伙打倒后,发现自己已经骑着马冲到了战场的边缘。

此时他看到了那位年轻的佣兵正垂头丧气的往回走,期间只是抬起头来看了自己一眼。

骑士不屑于欺负这样的人,他调转马头准备回到自己的队伍那边,被他打下马的那两位骑士还等着他回去谈赎金问题呢。

年轻的佣兵继续低着头往前走,他看到了那位骑士,然后打算离他远远的。

就在一瞬间,刚才车队经过时那个众美环绕的面具孩子又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下一刻,一个大胆的念头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然后就在他的脑海之中生根发芽。

他紧张得手都颤抖起来了,连带手上的长剑也不住地颤抖着。

正在调转马头的骑士看到了他手中抖动的剑,说道:“你身上一点油水都没有,怕什么?”

带着头盔的骑士的声音有点“嗡嗡嗡”的,但是年轻的佣兵还是听到了对方语气之中的轻蔑。

“是啊,我现在除了这把捡来的剑和家里带出来的匕首外就一无所有了。”年轻的佣兵在心中对自己说道,“既然一无所有了,那我还怕什么呢?”

骑士策马缓缓向前走去,刚才的战斗里消耗了不少马的力气,现在没事了索性给马休息一下。

没走两步,骑士突然发觉马儿一震,然后有人从后边跳上了他的马。

骑士猛的一个转身肘击,把跳上他马的那位年轻佣兵给打了一下。

脑袋受到了撞击的佣兵眼前一晃,但是一定要让自己身边美女围绕的强烈信念支撑了他。

佣兵的双腿紧紧的夹住了马匹,他的左手迅速地抓住了骑士头盔上的流苏往上一提,结果没能提起来。

骑士立即摔蹬跳下马来,骑在马上和背后的人作战总是不方便。

只是穿着铠甲从马上跳下来并不是很方便,骑士差点没站稳。

佣兵看到骑士跳下去后,打算骑着他的马就跑,然后把马卖了。

结果不会骑马的佣兵乱拉缰绳,把马给惊了。

马儿狂跳着企图把背上的人给掀下来,结果它的后脚一蹬,正好蹬在了骑士的被上,把刚站稳的骑士给踢飞了出去。

佣兵被掀下来后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发现被踢飞的骑士趴在他的不远处。

于是他急忙手脚并用的趴了过去,先是压在了正在爬起来的骑士的被上,然后抽出绑在腿上的匕首往骑士腋窝那里没有铠甲保护的地方不用力的捅了一下。

“骑士老爷,投降吧。”佣兵对骑士说道,“您不想让您的手废掉吧?”

这时一阵马蹄声响起,那些正在摸鱼的骑士们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后立即骑马赶了过来。结果他们赶到后,发现他们之中最能打的骑士被一个年轻人给制住了。

这群围观骑士看到同伴没有受到生命威胁后都吹起了哨子。

酒糟鼻骑士更是说道:“我真是看走眼了。伊尼奥尔,你也有今天。”

“好吧,你赢了!”感觉到利刃正抵着自己腋下的伊尼奥尔懊恼地吼道。

有周围那群无良的围观群众在,这时候他的面子已经丢尽了,不如干净利落的认输算了。

“你想要什么?”伊尼奥尔问道,“我可以把我的马给你!”

要不是那匹马一脚蹬到了友军,他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我不要你的马。”佣兵说道,“我要成为你的侍从。”

“哟嚯!”周围的围观群众纷纷笑出声来,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沉默了一会,地上的伊尼奥尔说道:“我可以给你半年的侍从见习期,如果你合格我就让你成为我的侍从,如果你不合格,就算你废了我的手我也不会答应。我发誓,我将公平公正地对你做出评价,周围的人可以做见证。”

佣兵收回了匕首,然后把伊尼奥尔骑士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相信我会合格的,老爷。”佣兵向骑士鞠了个躬。

“你叫什么名字?”伊尼奥尔问道。

“杰兰特。”年轻的佣兵问道

未分类
香蕉视频app下载资源

看着陈然目中无人的模样,弑神者老祖悠久岁月养成的气度,都是忍不住发飙。 太气人了! 他陈然凭什么对一 …

未分类
无限次香蕉视频app下载

时间流逝,转瞬就是过去了两个多月。 妖凰的五千岁大寿如火如荼的筹办着,圣妖门也是越发热闹。 整个夭荒 …

未分类
向日葵app成人

茶豆,综艺厅。 随着谷明坤被国高检的人“请”走,谷强强和谷莉莉追随着自己的爷爷而去,整个综艺厅中彻底 …